当前时间:
新闻资讯
一家大学社教育社如何在文学市场快速崛起?--专访华东师大社社长王焰
2016-11-29


近几年来,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在文学版块的一系列建设格外抢眼,不仅接连推出有市场爆发力的文学作品,更推出多个系列的大部头图书,还参与或举办了各种高规格的文学活动,这不能不让人联想到这一系列大动作是否与社长王焰中文系的出身有关。对此,百道网采访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董事长、社长王焰,请她谈谈华东师大社如何在起步晚的情况下取得了较大成效的。其中有一条,不得不在编按中剧透。她说:我们不出补贴的图书,或者有赞助的图书,做文学的点一开始就不在这类图书上。我们的定位是想尽量找好的作家。

  作为一家大学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在教育心理和教材教辅类版块已取得了很大的影响,他们的“一课一练”数学系列走出国门,版权输出到英国,用社长王焰的话说,华东师大社已经在教育出版领域做到了相当高的专业度。而在人文社科出版方面,华东师范大学的精品图书也一直受到广大读者、学者的高度认可,他们有《中国近代经济地理》、《中国文字发展史》这样厚重的积累,也有“经典与解释”系列、“轻与重”等在学界人士和公众心中都具有较高知名度和美誉度的品牌。

  近年来,除了持续在人文社科领域推出经典书系外,华东师大社在文学版块的一系列建设也格外引人关注。除了不断推出大部头,如:权威译本的俄语文学经典的《智量译文选》、“华语短经典”、《周克希译文集》、《梁宗岱译集》等外,他们更是参与了高规格的文学活动:首次在亚洲召开的“世界英语短篇小说大会”和上海书展期间 “当代俄罗斯文坛格局”等三场系列活动。而上世纪九十年代被正式提出的“华东师大作家群”也是华东师范大学的独特文化现象和出版社的作家资源宝库。

  一家大学出版社进军文学领域,在短短几年内就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效果,不能不让人联想,这是否跟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掌门人,出身中文系的王焰有关。为此,百道网专访了王焰,请她谈谈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是如何在文学版块迅速崛起的。

  百道网:华东师大出版社在教育领域以及学术领域多年来取得的成绩早已有目共睹,但近几年来,在文学领域异军突起。您是中文系出身,是否可以理解为华东师大的文学出版跟您的个人品味有关?包括上一次采访薛忆沩老师的时候他提到特别感谢您。在人才与机制上,您是如何做到集全社编辑力量促成文学在一家教育社快速成长的?

  王焰:我是中文系出身,也一直关注文学出版,但要做好文学版块仅靠个人的喜好显然不行。我们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虽然以教育为主,但一直以来社里人文社科的编辑居多,这在做文学出版上就有了人才保障。这些年我们也新增加了文学背景的编辑,有一位诗歌编辑他本人也是一位诗人。除此之外,华东师范大学的文学资源是我们另一个保障。王智量先生是华师大的教授,周克希先生是华师大的校友。这两个保障应该是我们文学版块之所以能快速起来的原因之一吧。

  当然也与外界环境有关,近几年,我们观察到,文学出版在整个的出版环境都呈现出一种生命力,除了小说,诗歌等纯文学也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喜爱。相对别的版块而言,我一直认为文学有其独特的优势,无论在什么时代,文学的覆盖面一直比其他学科广,大众的接受度也高于其他版块。所以,我们就决定在文学版块做一些工作。

  华东师大社定位是大教育,从人文修养的角度来说,文学理应包含其中。我们原来也出版过一些文学类图书,有一定的基础。做文学,我们的眼光也有独到之处。虽然现在资源很多,但挖掘、普及真正优秀的经典作品,才是我们的使命。我们希望做有品质的图书,相信这些书既能拓展我社的产品线,也不负我们一个有责任感、有人文情怀的大学出版社的形象。一些图书的出版能迅速地引起出版界的关注就是很好的例子。

  所以,正是由于我们自身的优势加上全民阅读活动和有利于文学出版的外部环境,才让我们的文学版块在起步不早的前提下仍然能取得较快的发展。

  百道网:华东师范大学作家群曾是一个文化现象。出版社是如何把这些作家召集起来的?依靠的竞争力是什么?

  王焰:不管是文学版块,或者人文社科,华东师大社的优势在于我们已经在出版行业建立了自己的个性,这种个性得到了很多学者和作家的认同。在大教育这个领域,我们一直都有深厚的积累和长期的追求,即追求文化的积累价值和文化的创新价值。因此,不管什么版块,我们既出版传世经典、知名学者的作品,也着眼未来和创新,注重挖掘新锐学者。

  说到作家群,不能不提到我们的总编阮光页,当时他组织了一套校友作家的丛书,学校和出版社召开了“华东师大作家群现象研讨会”,引发了媒体的热烈报道。他一直在关注校友作家,而且接触也比较多,特别是80年代很活跃的一批作家,他们都是目前国内影响相当大的作者。这些作家和我们是校友更是系友,确实有个人关系的一面。另外,这些作家能与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一直保持较好关系,我想还是跟我们对文学出版的定位相关,从我们出书的理念到整体做书的过程,这些作家的想法都与我们比较接近。因此,他们能看得上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百道网:文学市场竞争向来很大,一家大学社教育社要进入文学市场,这一过程中一定经历了很大的挑战?克服这些挑战,在华东师大社文学出版发展过程上,以您来看,在正确的时间做了哪些正确的事?

  王焰:我们的文学作品卖得好,但也会有压力,包括作者方面的竞争也比较厉害。但我认为,作为一家教育社,要想把文学版块做好,离不开精准的定位。比如,我们不出补贴的图书,或者有赞助的图书,做文学的点一开始就不在这类图书上。我们的定位是想尽量找好的作家,比如说薛忆沩,从他的第一本《与马可·波罗同行》开始,我跟他还是像编辑跟作者一样,有比较好的沟通,如果可以的话,也希望他后面的一系列的著作都放到我们华东师大。到目前,我们已经推出他的8本书了,希望以后能慢慢地成规模吧。我们定位是做好的作家,当然,也不着急,慢慢地做,效果会比较好。

  另外,今年我们为“世界英语短篇小说大会”专门策划了出版项目,一次性推出了“华语短经典”一套8本。这是一套以国内目前的一线作家为核心专门打造的丛书。“华语短经典”推出后引起了比较大的关注,有些人会想,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一个大学社教育社,怎么会突然之间能够出这么多一线作家的作品,这就跟我们向大会借势有关。通过这个会,把国内一线作者推向世界,以整体的方式推出,向全世界几十个国家的作家读者,展现我们中国的小说家,我觉得这不论对作者还是出版社还是文学,都是非常有意义的。

  百道网:您刚刚提到的世界英语短篇小说大会,今年上海书展的时候,还有一个当代俄罗斯文坛的格局的系列活动。两个活动的规格都非常高。想问一下,参与这两种大型活动的时候,作为社长您的初衷是什么?包括过程当中您感受到哪些快乐?

  王焰:“世界英语短篇小说大会”是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上海作家协会、华东师范大学三方联合举办的,由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具体承办,我们是大会唯一出版合作方,在媒体宣传方面我们也深度介入。

  这次大会给我最大的启发是如何把出版和这样的大型活动结合起来。这次活动上海市作协起了很大的作用,包括外语学院院长袁筱一也非常赞同我的想法。我们就是在多方支持下,出版了中英文对照的大会用书,还同时推出了华语短经典。这次会议放在亚洲,中国,上海来举行,对我们的文学而言,本身意义就很大。大会期间作家云集,媒体高度关注,出版社与文学界深度交流沟通,为下一步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上海书展期间请波波夫来,是因为中俄互译的项目。中俄互译项目全称叫中俄经典与现当代文学作品互译项目。波波夫是俄罗斯作家协会散文理事会的主席,在俄语里面,除了诗歌,小说和散文都叫做散文,波波夫在他们当代创作历史上有比较高的地位。虽然中国的文学圈也曾受惠于俄罗斯文学,但我们对当下的俄罗斯文学格局,尤其是近十年来的文学创作的了解都非常少,甚至可以说是空白。所以我觉得翻译他的三部作品,应当说也是正当其时。

  请波波夫来,这也是我提议的。我想,即使上海书展不请他,我们出版社也要请他。书展期间的几个活动,其实不仅仅是让我们了解了他本人的创作,最重要的还是了解了当代俄罗斯文学的现状,尤其是保守派和自由派长时间的纷争,以及这两派目前在俄罗斯文学当中各自的文学价值,在艺术形态中的地位等。对我们的文学来说,还是挺有现实参考意义的。

  所以,要问我在这些活动里有什么快乐,很难用一句话概括。我觉得主要是做了一个比较有意义的事情吧,这超出了出版本身,超过了几本图书本身。这让我觉得很有价值也很有意义。

  百道网:中俄互译项目,推出以后在市场上的反响怎么样?

  王焰:我们的书都重印了。出版后关注就很多,媒体报道也多,有多家媒体还做了深度采访。

  百道网:近期会有哪些文学作品的重点面世?

  王焰:我们会推出华语短经典第二辑,出版王安忆、阎连科等作家的短篇小说。薛忆沩的《遗弃》修订版也即将出版。

  2015年我们出版了《巴别塔诗典》第一辑三册,其中包括塞尔努达的《致未来的诗人》。接下来,我们还将推出《巴别塔诗典》第二辑五册,包括(俄)茨维塔耶娃的《她等待刀尖已经太久》,译者是汪剑钊。

  (其他几本是:

  《爱是地狱冥犬》
  (美)布考斯基著 徐淳刚译

  《生活之恶》
  (意)蒙塔莱著 吕同六 刘儒庭译

  《水与土》
  (意)夸西莫多著 吕同六 刘儒庭 译

  《夜之加斯帕尔》
  (法)贝尔特朗著 黄建华译)

  我们最近已经出版的有《奇山飘香》作者美国普利策文学奖得主罗伯特·奥伦·巴特勒的短篇小说集《小报戏梦》。文艺人生丛书有《阿瑟米勒自传》和《水中鱼——巴尔加斯·略萨回忆录》。

  新出版的诗集有以第二届国际华文诗歌奖唯一的一等奖长诗《游仙诗》为主体的《游仙诗·自然史》(蒋浩)和《秋变与春乐:柏桦诗集(2014)》。

  百道网:华师大社近三年的文学作品,如果请您推荐几本给大众读者,您的推荐书单中会有哪些书?

  王焰:推荐两本吧,夏商的《东岸纪事》和薛忆沩的《希拉里、密和、我》。两部小说的可读性都非常强。

  《东岸纪事》,这个小说至少写了五六十个人物,而且这里面有若干条线。中国的小说是多条线的,所以我觉得夏商应该有受过传统小说的影响,他是多散点描述起来的。他把这么多条线综合起来,全景式展开。这里面写了这么多人物,文笔如此老辣,但是他不玄机,写得还非常自然,应该讲在文学技巧方面达到了相当高的高度。他把生活里面的无奈,对于命运的抗争,写得非常的真实,同时也可以触动人心。这里面笔调不管怎么冷静,还是可以感觉到作者倾注了很多心血在里面。

  《希拉里、密和、我》是薛忆沩的新作,入围新近公布的、具有业内影响力的2016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好书”评选100本初选书目。薛忆沩是这些年文坛上非常引入注目的作家,不久前还出版了“深圳人系列小说”《出租车司机》的英译本Shenzheners,并得到了哈金的高度评价。《希拉里、密和、我》讲述了一位刚刚经历妻子病故和女儿叛逆的中国男人,和两位与中国有着复杂联系的神秘女人一个冬天的情感纠葛,展示了现代人在“全球化”时代的生存困境,也呈现了历史对人生和人性的深刻影响。结构非常严谨,语言还是一贯的像数学一样精确。我不剧透了,小说丰富的内涵留待读者去挖掘吧。


来源:《百道网》2016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