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新闻资讯
大学社如何利用社群优势创新出版服务
2016-11-29
 

编者按:近年来,面临数字化、无纸化教学的冲击,大学社的出版业务迎来了新挑战。回顾国内外的大学社发展,一直以来都是在挑战中前行。《出版商务周报》上期专题探讨了大学社教材教辅的突破与创新。浙江青云在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晓青读了专题,认为大学社可以在传统角色定位的基础上,利用大学的社群优势创新出版服务。

  教材教辅业务,作为许多大学社的主要业务板块,为什么做、做什么、怎么做,离不开对出版社未来发展的考虑。大学社未来的模式并不是唯一的,我的观点是,大学社可以在传统角色定位的基础上,利用大学的社群优势创新出版服务,把挑战化为机遇。

  坚持“服务学术”定位

  国际上知名的大学社都有明确的“服务学术”角色定位。我国的大学社也是以“服务学术”为初心的。举例来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办社理念是 “出教材学术精品,育人文社科英才”,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的发展理念是“依托交大、弘扬学术、教材为本、市场优先”。与国外大学社不同,我国的大学社在转企改制后,作为真正的市场主体参与到出版竞争中。相对其他出版社,大学社在新书品种、利润增长上还是有一定压力缓冲的。

  既然大学社的发展理念和服务学术分不开,那么和学术伙伴共事并分享传播学术价值和学术目标,是大学出版的初心。社会对于大学社的认同来自于此。那么服务学术,是不是真实需求呢?这些需求已经被满足了么?这里当然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一是学者需要有声望的大学社提供服务,这对学者事业发展很关键。出版社的专业声誉,对年轻学者来说很重要,他们需要在有声望的学术类出版社出版专著。这时候,大学社是一个好选择。而对于资深研究人员来说,在一家好的大学社出版专著同样是佳事一桩。二是大学及大学图书馆需要出版社的服务。德国大学社协会有20个会员,其中15家大学出版社运行或支持学校及学校图书馆。在德国的大学,高质量的定义是满足学术标准和对读者有用,而是否对读者有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有商业潜质的学术专著当然会是高质量的,但反过来说却不成立,由此,出版社要服务大学,推出“学术友好”的出版模式,服务更宽广的研究群体。那么大学社是否能够建立高质量的声望?是否需要妥协而只满足所属大学学者的出版需求?是否所属大学的声望足以保证作品的学术质量,出版社不需要花更多脑筋?在满足大学学术服务需要,但市场却很小的情况下,如何争取更多经费?这些都是要切实考虑的问题。

  在新形势下,大学社应该和所属大学及学校图书馆开始一轮新的对话,自问“我们如何更好地支持学术界的出版需求”,真实回归到“服务学术”,重新锚定出版社的定位,承担起高标准学术出版的重任,提供好服务的同时做好自己。服务好了学术,就是做好了事情;做好了事情,自然就会有正面的反馈。

  拥抱大学社群

  大学社有着自身特点。大学社独立运作于所属大学,能相对方便地和院系学者沟通合作,服务高校教育和研究。大学社可以拥抱自身的大学社群,创造良好的环境,逐渐打造出版优势。

  大学社不是拿来拼规模的,不是做教材教辅就能成功的。我国不少大学社具有教育研究优势,在中小学的教材教辅上创造了很大出版规模,例如外研社和北师大社的总体经济规模在2015年全国排名第3和第9,分别得益于语言和教育研究的应用方向。而华中出版有华中建筑这块金字招牌,建筑教材的优势不言而喻,在其他领域的教材优势也很明显。但是,大多数大学社出版的教材教辅,很难具有全国化的优势,也难以做大规模。美国耶鲁大学出版社是美国出书品种最多的大学社,每年约300种新书;拿大学社的学术期刊出版来说,芝加哥大学出版社有70种期刊,在大学社里算是规模大的,但和爱思唯尔(Elsevier3000种期刊,圣智(SAGE850种期刊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无论是教材教辅还是学术出版,大学社规模都不大,也不会想要垄断,其他出版社进行的兼并重组集团化,不是大多数大学社的努力方向。

  虽然拼不了规模,但大学社毕竟身处大学社群,适合建立紧密的院系合作,这些又能为大学社带来什么机会呢?

  一是在服务高校教育方面,大学社能利用和院校的紧密联系,了解高校教学需求,充分利用数字化手段提升服务。例如浙江大学出版社针对服务高校教育的建设项目,致力于探索高校数字教材的产品形态、开发基于学校用户定制的教学评估产品和基于教师与学生应用的在线学习产品;二是在服务高校研究方面,从经费的角度考虑,也为大学社带来经费。学术专著的出版,随着大学研究经费的加大投入,研究成果的丰富涌现,为高校研究带来了价值,同时获得了收益。

  大学社服务高校教育与研究,离不开创新。大学社必须接受出版社服务转型变化这个事实。美国哈佛大学“在加速发展的学术出版的数字世界努力维持中心地位”;英国牛津大学作为规模庞大的大学社投入更多,电子书几乎与纸质书同步出版,并且推出了在线学习与测试平台、线上图书配套资源中心、线上参考书中心;美国加州大学开发运营Luminos平台,在线服务学术出版。

  管理、技术所需的创新精神是必须的。大学为大学社带来了许多先进理念,特别是在技术创新上。对于管理创新来说,当然还面临很多挑战,正是在这股新潮流下,过去三年,美国40%的大学社重新聘请了领导人,引入了新的能量和视角;英国过去的一年里成立了5所大学社。大学人才济济,“背靠大树好乘凉”不是没有一点道理。

  利用大学的社群优势,不少大学社做出了影响力,无论是服务中小学教育、高校教育还是高校研究,都建立了经典的案例。现实中,紧抓大学的支持、利用大学的社群资源当然重要,但成功更取决于大学社本身的创新精神,创造坚持“服务学术”定位的大环境,为自己探索发展的道路。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